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、青春小说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校园堂小说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第183:我跟你回去(完结) 文 / 素色雨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net 校园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村里都是认识萧瑚悦的人。

    一路过去都有人打招呼,当然他们更大的兴趣便是看姚东。

    尽管山村闭塞,娱乐新闻没有城市那么发达,但他演的电视剧,出的碟片,上的节目都在电视里看过。

    现在骤然见到真人,有些人感觉眼熟悉,有些人认出来了虽然激动却不敢上前问候。

    萧瑚悦一溜跟人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完全把姚东晾在一旁。

    姚东紧紧挨着她,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已和她是一对。

    还真有位老奶奶拉着萧瑚悦的手问:“这是你男朋友啊?长得跟电视里看的人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姚东听不太懂,但男朋友三个字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由高兴地勾了勾唇,主动点头。

    萧瑚悦瞪他一眼,笑吟吟和老奶奶说了几句话,便拽起颀长高大的男人进了自已屋。

    “你坐一会,我去做饭。”把他安置在一张椅子上,她出去隔壁家的菜园子里摘菜。

    回来,没看到姚东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惊,直到看到房间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我床上躺下了?”

    姚东刚刚脱了裤子外套已经睡进去,把被子往上拉:“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嫌弃,我这床被单好一段日子没洗了。”

    姚东拉过被子闻了一下笑:“挺香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看他脸色挺白,没再计较,扭身出去。

    做好饭进来,发现他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眼睛闭上,有几绺短碎发凌乱在白皙的额头上,鼻梁高挺,睫毛纤长。

    萧瑚悦不由在床边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他绝色的容颜有些发了呆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,如果不是因为和这个人意外有了孩子,燕南这样匆促地离开,她是否真能撑得过来?

    姚东眼睛动了动。

    萧瑚悦吓了一跳,迅速站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只是微微动了点身子,两只手都从被子里伸了出来,被子也被脚扯到露出一半身子。

    萧瑚悦不禁摇头,这人,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,睡觉居然蹬被子。

    她不由伸手,拉起被子,轻轻替他盖上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突然腰上一重,让她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便被他强行拽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姚东清澄的双眸深深看着她。

    萧瑚悦一瞬也忘了动。

    他突然抬起头,熟练地便含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依然是记忆里的味道。

    让他着迷,让他思念得能发疯的甜香。

    萧瑚悦迷糊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回过神来,正准备用力挣。

    姚东已经主动松开她,他眸色诚恳专注: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别过脸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别闹,听话!”

    “谁闹了,你脾气不好,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姚东愠怒:“你还想着那个什么燕南鸟北?”

    “你看,你又这样!反正我不跟你走!”萧瑚悦气哼哼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呕——”姚东激动得又是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人都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萧瑚悦马上跑回来扶起他:“怎么样了?还很难受?”

    姚东皱着一张脸,点头:“嗯,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村医过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,我带来的有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饭,我要你跟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耍无赖!”

    “没耍无赖,你要不跟我走,我就是吐死也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吐死吧!”看他还能这么精力十足的跟自已吵,萧瑚悦也懒得理会他了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姚东嘴角噙着笑,重新躺回床上,用被子把自已盖好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小小的屋子里被饭菜的香味覆满。

    闻着这久违的熟悉的味道,姚东有了食欲,翻身起床。

    自已去找到了她的牙膏牙刷,用杯子舀了冷水到屋外面去刷牙。

    萧瑚悦摆好碗筷,出来便看到他正拿着自已的牙刷刷牙。

    顿时火了,几个大步冲过去就抢过来:“这是我的牙刷!”

    姚东还含着一嘴的泡沫屑子,瞪她一眼,又把她手上的牙刷夺回去,继续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萧瑚悦再去抢。

    姚东急:“再抢我就这样吻你啊!”

    萧瑚悦这才停止动作:“随你吧,刷完丢掉!”

    她自已进屋。

    姚东刷完牙洗好脸也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吃完饭,萧瑚悦便轰人。

    姚东来这里的日子也确实被水土不服折腾得够惨,身子也无力,便也没再跟她闹,乖乖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萧瑚悦又从屋里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趴在门框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姚东回头,刚好看到门里探出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不由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忽地转身大步便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从门里把她一把捞出来,狠狠搂在怀里,低声:“我今晚就在你这里睡!”

    “滚!”萧瑚悦怒声,嘴角却是笑的。

    两只手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,也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真在这里睡!”

    “你要敢,我这一辈子都不跟你回去,就算你拿儿子要胁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许再躲门里看我!”

    萧瑚悦脸红了:“谁看人了,我看门外的小鸟。”

    姚东转头看向天空:“哪儿有鸟,什么都没有,你要鸟,我这儿倒是有一只,你摸摸!”

    萧瑚悦刷地抽回自已的手,真炸了:“不要脸!滚!”

    姚东又在她嘴上夺了一香,这才松开手:“这次真走啦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不想我?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姚东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萧瑚悦继续留在门里看着他的背影,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,也越来越暖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肖燕南头七。

    萧瑚悦上山在他原来住过的地方拜祭。

    “燕南,我要走了,我曾经想过,要陪着你一直在这里待下去,可是,我还是舍不得我的孩子,我以后一定会生活得很幸福,你在天上一定要好好地保佑我……”

    下山来,往左边是回村里原路。

    往右是去姚东所住的那里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脚步不由自主地便选择了往右而去。

    走到板房门口,又听到里面姚东不舒服干呕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快步跑进去。

    姚东脸色白得像纸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虚脱得跟脱了层皮一层。

    她心里顿时升起钝钝的痛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了?”姚东看到她,想笑,却笑得很无力。

    他似乎被折腾得越来越没力气。

    拍拍自已床边的位置,让她过去坐。

    萧瑚悦快步跑过来,主动拉过他的手,“我跟你回去,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姚东惊喜得弹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突然之间这么乖了?”姚东大喜,却还是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萧瑚悦脸红了红:“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重重吻了下她的脸:“那我们现在就走!”

    “现在?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你要再不答应,我怀疑今天我都撑不过去了,真的太难受了,快死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抬手就给了他一拳:“让你不珍惜自已的身子!”

    “以后我一定会珍惜,为了老婆孩子我一定会努力去珍惜!”

    萧瑚悦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决定后,便跟村里人告别。

    姚东来的时候作好了打长期战的准备,带来好多东西,全部都给了村民。

    又找到村委捐了一大笔钱,让他们把马路一直修到村里来,这样三轮车什么的上镇里都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不用再像从前一样徒步走出去,才能坐车。

    萧瑚悦每家每户地道别。

    她都没敢多留,怕姚东在这里多待一秒就多难受一秒。

    等她从村里出来,姚东已经坐在车里等她。

    萧瑚悦来的时候就一个行李包。

    现在,还是一个行李包。

    不过另一手里却多了一个大大的编织袋,全是村里人给她的土特产,萧瑚悦只要自已拿得动的全都收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对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不想辜负。

    走时还一再承诺每年都会回来看他们。

    她上车,姚东伸手便把她抱进怀里,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才安心。

    萧瑚悦从车窗外看着越来越落在后面的川岭山。

    眼眶一阵泛红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地说:燕南,我每年都会来一次,专程来看你!

    连夜坐飞机直回画城。

    回到清泉山庄,许姨他们热热闹闹地迎接萧瑚悦的回来。

    并把孩子亲自送到她怀里。

    萧瑚悦终于再次见到自已的儿子,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她是有多狠的心,居然放得下这么可爱的宝贝儿。

    她想,哪怕她穷尽一生对他好,以后等他知道自已居然在他才一个月大时就狠心丢下她,指不定得多恨她。

    不过,他就算以后知道了对她有怨言,她也会努力去弥补,要把她的命都交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姚东一回来,便连着喝了好几碗粥。

    原本他要吃饭,家庭医生不准,他肠胃不舒服这么久,一下子吃过猛不好。

    喝完粥,回房洗过澡便睡了。

    这一觉直睡得天晕地暗。

    而萧瑚悦因为思念孩子太久,更是一步不离地陪在孩子身边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一个陪孩子,一个睡觉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天一夜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姚东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。

    又进浴室洗了个澡,顿时人就神清气爽,精力神完全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出来也不顾肚子饿,立马去另一间房里看萧瑚悦。

    孩子也刚醒,萧瑚悦正在给他换尿不湿。

    姚东走过来,从她身后伸手,一把便将她和宝宝一起圈进了自已的怀里。

    瞬间,仿佛整个生命都完整了。

    萧瑚悦笑:“一大早的干嘛呀,我要送孩子去喂奶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让我抱一会,就一会。”姚东低语,满足地将头埋到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馨香的味道让他着迷,一下子情难自禁便不管不顾亲吻下去。

    萧瑚悦羞嗔地转身扭开:“宝宝还看着呢,你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子,他能看懂什么,再说了,我们这是恩爱,对他的婚姻观会有好的引导,是正能量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,手一边也开始在她身上使坏。

    因为生过孩子,她前面似乎又大了好多,姚东惦念已久,一下子欲念便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倏然从她怀里抱过孩子,大步流星便出房去。

    萧瑚悦追喊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送他去吃奶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不禁笑出声,早料到他对孩子很好,却没想到这么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都能刹住车去送孩子吃奶。

    他去了她就不用去了,转身,整理孩子凌乱的小床。

    刚拿起小被子,门响,姚东自已大步回来,反手还把门锁了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冲着过来,一把便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呀?”萧瑚悦又惊又笑。

    姚东低低地喘着,啃向她的下巴,嘴唇,脖子,两手也给她脱衣:“我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你别……呀……”萧瑚悦羞到极点。

    大白天里,还锁着门,他这么气势冲冲的,让那些佣人怎么想呀。

    好丢脸……

    姚东急吼吼折腾了她近两个多小时才暂停下来。

    萧瑚悦浑身都软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这人,才回来两天,居然就没一点在福水村时那幅苍白病态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时间,都好几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忙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姚东本来念着好久没做了,怕她吃不消,才没一次性过狠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她似乎精力挺好。

    便又拿嘴开始往她身上拱。

    萧瑚悦不由笑着推他:“你是猪啊,这么喜欢拱人。”

    “别动,再陪我一会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肚子咕噜一叫:“我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姚东这才没动了,不过不甘心地扭头在她肩上狠狠咬了一口,这才放开:“走吧,出去吃饭,吃完饭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复婚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脸红了。

    上次冯飞给两人办了离婚证,想名正言顺,确实需要再跑一趟。

    一起去餐厅吃饭。

    每个佣人都看着她笑,萧瑚悦脸红得都要滴血。

    埋着头吃完饭,便被姚东又牵回房间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萧瑚悦心里温暖。

    换过衣服,还好心情地对镜化起妆。

    又把长发披下来,用梳子梳顺。

    弄了好一会儿才出来。

    姚东看得一下子呆住。

    萧瑚悦脸上更红:“不好看吗?要不我还是去洗掉好了。”

    手便被他一把握住了:“不准洗!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到办证是要拍照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好看,以后有空都化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萧瑚悦扁嘴:“哦,你只喜欢化妆品堆出来的我啊?”

    姚东不由重重捏了捏她的鼻子:“小坏蛋,给我下套,我对你怎么样,你心里还不清楚?把快把我吃死了!”

    萧瑚悦低下头笑了,心里甜甜蜜蜜的暖。

    姚东自已开的跑车一起出去。

    到民政局,两人同样的黑超遮面。

    拍照时取下墨镜帽子,顿时把照相师傅都惊住了。

    一下子民政局都知道来了大明星。

    忽啦啦来了好多工作人员找姚东要签名。

    最后倒像是来开签名会,而不是来办证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都签完。

    发现都到民政局下班时间了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工作人员还是热情洋溢给二人办好了结婚证。

    坐在回去的车里,姚东一手紧紧握着她的手,萧瑚悦看着他愉悦的侧脸,感觉幸福来得真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梦却是真实的,幸福也是真实的……

    ——全文完——

校园堂手机站:m.xiaoyuantang.net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
龙都国际娱乐